【我和我的祖国】记忆中的柳芽菜

2019年05月15日 10:01   来源:天山网

  编者按: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,新疆日报社(新疆报业传媒〈集团〉有限公司)开展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全媒体大型征集活动,面向社会征集作品。(点击查看:征集活动启事)

  征集作品以“我和我的祖国”为主题,围绕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这一主线,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,展现新疆70年来的发展变化,展现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奋进的精神风貌,弘扬主旋律,传播正能量,为新中国70华诞送祝福。5月8日起,天山网每天推出一篇优秀投稿作品。

  母亲电话里说亲戚送来点柳芽菜,她和父亲吃得有滋有味。末了父亲说时过境迁,谁能想到40多年前用来充饥的春日里的第一道菜,现在却是吃个新鲜。

  父母的言语一下子勾起了我对柳芽菜的回忆。这柳芽菜对出生于70年代初的我来说,并不陌生。

  出生于1921年的祖父是种庄稼的好把式,在农业生产大包干前,年富力强的祖父一直任生产队队长,习惯于集体生产的祖父喜欢大家庭,即便是二叔成了家,仍是全家14口人在一口锅里吃饭。怎么让一家人吃上饭、吃饱饭,是以农为生、勤俭持家的祖父母的头等大事。

  熬过了一冬,柳树芽是青黄不接季节的第一道菜。

  嫩的柳树芽是怎么弄回家的,我没有印象。从那数量来看,估计是全员上阵。当时,父亲离家在外工作,年幼的三叔四叔算不上劳力,可能是祖父带着祖母、母亲、二叔和两个姑姑一起,从枝条上捋下柳芽,放进筛子里、笾里,连同被捋过叶子的树梢都用平车拉回家,晾干后的树梢还可当柴烧。

  这便是我们小孩儿最欢呼雀跃的时候。我们跑前跑后地跟在大人们身后,忙着清洗,忙着烧柴,忙着在大锅里把柳芽炸熟后,泡在一溜摆开的大瓦盆里,以去除苦味。每次吃的时候,再从水里捞出来,清洗几遍。经过如此反复地浸泡和清洗,便没有了苦味。

  柳芽菜的吃法多种多样:挤干其水份,只需放点盐和香油,即是爽口的凉拌菜;熬玉米粥放点柳芽菜,不仅好喝还好看,活脱脱就像鲤鱼在金色的海洋里穿梭。

  我对柳芽儿窝窝头的记忆最为深刻。掰开皮薄馅多的窝窝头,零星地泛着白色蒜末的褐黄色的柳芽菜馅,微微地散发着花椒的香味。有了这菜馅,窝窝头不再粗糙得难以下咽。那个年代,青黄不接的时候即便是玉米面也不多。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这柳芽菜在70年代,与其说是菜,不如说是用来充饥的食物。

  柳芽菜吃完,接着是嫩的毛白杨叶子。毛白杨叶子又柔又厚,口感比柳芽菜好。十天半月的,泡在大瓦盆里的菜捞不尽、吃不完。

  大包干后,打下来的粮食一年比一年多,柳芽菜退出生活的舞台,成为儿时的记忆。

  今年春天,正待柳树吐翠出绿的时候,我也想尝尝鲜,捋了柳树芽来吃,并把我儿时记忆里吃柳芽菜的经历讲给女儿听。从未吃过柳芽菜的女儿在视频通话里瞪大了眼睛,一再交待我在冰箱里冷冻储藏点柳芽菜,待她暑假回来吃,她说柳芽菜是绝好的减肥食品。

  斗转星移。柳芽菜在餐桌上的变化,见证了70年来老百姓餐桌上的变化。

  作者:陈晨

[责任编辑:李娜 ]